Skip to content →

盛夏如约而至,

像极了新年倒数急着穿新衣的小孩,

好在今年也如往年一致,

在冬季末踏着掉落的木棉果实而过。

天气一年比一年热,

唯一喘气的机会大概就是夹杂在夏季里那几天突兀的台风夜,

雨丝伴随着轰隆而至的雷声,

天瞬间暗得没一点光彩,

我是喜欢这种类似世界末日的感觉的,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窝在开着灯的房间里,

安全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