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Date archive for: 十月 2019

ONE

建站第一篇纪念我逝世在博客大巴的最后一篇文章

2019真是个神奇的年份,以中文谐音来说原本应该长长久久的年份,却是经历无数离别的一年,无论精神还是肉体。

我是个念旧的人,我不仅念旧,我还清楚的明白夏虫不可语于冰的道理,所以,不能说的,说不出口的,表达不出的,统统埋没在每日初升的阳光下即可。

我是个念旧的人,我的摄影大部分都关乎于老房子,我觉得我更愿意待在充满故事的地方。

我怀念我的家乡,破旧的水泥石路,凌乱交叉的电线仿佛还在传递着几十年前的讯息。

我怀念我曾经求学的地方,写满故事长满苔藓的砖瓦房,堆满外文书的书店里,我坐在喧哗不断的集市里画画。

我经常会在一栋栋老房子前驻足,我会想:

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都会经历些什么呢?也是有欢声笑语有伤心迷茫么。

他们的爱情是怎么样的呢?他们的亲情又是怎么样的呢?他们也会经历生离死别对么。

这可能就是我痴迷于旧房子的原因吧,但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天性使然。

 

我对故乡并没有什么回忆,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我小时候曾经在这里收到过新年红包,还有巷子里吃过的美食。

于是长大后只要回了故乡,就只能靠吃东西来回忆少儿记忆了。

 

但我又是个矛盾的人,在喜欢怀念的同时却还不断向前看。

来总结一下已经过完的前十个月吧。

最近读了陈丹青老师的《退步集》,

其中有一段内容这么写道:

“二十年来年年办画展,自己的画,自己早已看熟、看厌,每当这样的打点布置自己的展览,我多少像是置身事外,并茫然惊异于自己的冷漠。这茫然的惊异,外人不易觉察,我心里是知道的,此刻无妨说出来:那其实出于一种难以弃绝的自顾与依恋,仍算是轻微的热度吧。”

这句话也道出了我以前在心里的矛盾与存疑。

例如有一次,许多朋友给我过生日给我制造惊喜,而我却无法做到置身事内,很热烈的回应。

我开始在心里自我批判,我这样是不是太冷漠了?我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但现在我释然了,矛盾体是永远存在的,快乐与悲伤也是矛盾的,索性还是照自己舒服的方式来。

14日我下午看到雪莉自杀身亡的消息,晚上我听到驻场歌手唱着当你老了,瞬间心情五味杂陈。

生存本身就是一场酸甜苦辣都并行的旅途,再难也要在这场旅途里潇洒走一回。

希望自己未来每一天都潇潇洒洒,改掉爱把饮料丢在冷冻层拿出来后变成冰块的坏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