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

小洲村

(文中配图摄于2015年,许多建筑与现在已有巨大差异。)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确定了我未来想学画画的方向,

这个方向一直持续到了我高三,都不曾动摇,

有一条明确的道路可走对于一个人来说可谓是最好不过的事了,

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比得上有一件想要奋斗的事更能填补内心了。

 

我们那个年代,高中除了零碎的鸡飞狗跳的情愫外,

还有坚定不移的高考梦。

凌晨家门口楼下,橙橘色温暖的路灯,还有等候着的男生,

都没有老师一句你们上了大学后会认识更好更多的人来得憧憬。

(这家店原本是很出名的精品店,贩卖各种文艺类饰品,后来在改造过程中再也没开了,还好留住了它最后一刻。)

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时我只有高二,

在没有父母的陪伴下,我就这么背着自己的画具远奔异乡求学,

那时是带着兴奋与憧憬的心情来到的,

内心被目标撑满了,其他情绪都被弱化了

以至于后来我上大学后的第一天入住宿舍时因为远离家而哭了,

背井离乡会难过,应该是很常有的情绪才对,我常这么安慰自己的玻璃心,

后来才明白,只是因为我年纪越大,越容易哭而已。

 

这是我心情一旦失落便会来散心的地方,

也是老师第一次带我们来写生的地方,

当时老师让我们画这艘小木船,我很不耐烦的随手画了几笔,觉得没什么细节,

殊不知老师安安静静的坐着一笔一笔勾勒细节,

画画就是需要多观察,生活也需要多细品,

太浮躁了便会错失很多过程。

 

让人很舒服的事是,

走在阳光洒满小径的午后,

听着王若琳低沉沙哑的嗓音诉说着一个个音符、一句句歌词,

是我年轻时最好的经过。

一家叫黑店的店,

一走进去四壁皆是砖瓦,店里放满了绿植,

老板用绿植挂满四壁,好像就在说着,

残旧的一砖一瓦,也应该可以拥有生命的气息,

铺满绿植的房子,每次经过都会见到旅客驻足拍照,

可惜我没能将它的美丽拍出来一半。

 

别走太快,停下来吃碗牛杂吧。

 

明信片在一个文艺的地方必不可少,

那时候还流行给未来的自己寄明信片,

我在高考前给自己寄了一张一年后的明信片,

写着“如果你考得不好也不要难过”等等之类的话,

一年后上大学的某一天晚上在邮箱里收到明信片,

看着自己一年前非常认真写下安慰自己的话,

我是真的很想让自己更好呢。

 

我好像也曾真诚的许下了愿望,

虽然我现在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但是许愿时那种虔诚的心境真的是让人觉得,

心里有个想实现的愿望真的很不错。

 

公园里聚满了男女老少,

手工艺人的表现形式真的能让人心生敬佩。

 

不知道为何,在快餐时代里,

听到前三句话,总能心生温暖。

 

一家在窗口摆放了洋娃娃的酒吧,

无奈那时候年纪小,连门都不敢进只敢在门外徘徊

如果换成现在的我,可能会走进去坐下又开始矫情的致敬往事了。

 

还记得那时候冬天,每天晚上11点多下课就三五成群回宿舍,

耳机里放着蔡健雅的歌仿佛一个失恋少女,

其实没有失恋,只是习惯在夜色中故作感慨,因为今天的风跟去年有点像,

泡在冷水里洗颜料的干瘪的手,用夹子夹着冰柜里的菜,

冬天里的砂锅麻辣烫,哈一口气都是幸福的感觉,

还有加了香肠的豪华套餐,

裂了边角的砂锅盛着蜷缩的线面,

不顾形象呲溜吃着面条,开始聊起一天的八卦,

还有转角买一送一的华莱士汉堡和要倒闭的画具店。

 

在冬季分别时喝下的哈尔滨啤酒,

早就已经忘了味道。

就好像开始拆迁改造的旧房子,

忘记了人们曾经是那么依恋。

 

时间像一个封闭的三维空间,

让我们拥有了许多东西,

却也不停的让我们在失去东西,

不停的类此循环新旧更迭,

这也是生命的永恒定律吧,

我们只能,

在遇到交叉的时候前进不停,

在前进不停的遗失中停下来举起酒瓶致敬过往。

如同被高楼取代的小洲村,

生命已然回不去,

在还在经历的时候好好珍惜吧。

 

忘了写画室楼下桥对面的手磨咖啡馆,

再也喝不到那么好喝的抹茶拿铁了。